Board logo

標題: 命中有難祭禳無用 [打印本頁]

作者: Eternity    時間: 2005/5/20 09:54 PM     標題: 命中有難祭禳無用

朋友有一個親戚姓項的,因為公務員舞弊案在蘇州被捕。他本來住在蘇州,也在蘇州一個財政部屬的機關堸筐,當然舞弊之事也在蘇州做成。
    被捕的時候是在辦公廳,距離他舞弊的時候已經五個月了;那就是說,舞弊之事已做成五個月,款子也早落袋平安過去了的。
    當五個月前舞弊的時候,他的太太曾聽他說過,有個算命的說那月有橫財可得,因此她一聽項君在辦公廳被捕的消息,急時抱佛腳,只有先去算命卜卜卦,看看吉凶如何,她先去卜一卦。
卜卦的說:「此人現在已不自由了。」
    她問:「何以見得不自由?是不是生病?」
    卜卦的說:「不是生病,卦象是『有腳無路可走』的意思,那是指被拘禁而非生病。」
    於是她就連忙到一家命館去,再替項君算算命看看如何。
    算命的說,此人從上月半起交入火運,恐有兩年半的牢獄之災。
    這一下項太太嚇了一跳,算命和卜卦所說的竟然相同,於是就問:「此種牢獄之災,有無方法避兔,今天這日子,於他到底是吉還是凶?」
    算命的說:「昨天半夜交入立夏,火運又逢火月,今天又是火日,三火焚身,本有性命之危,好在命中有救星,不至於死;但牢獄之難,終是難免。」
    於是她就將項君被捕的消息告訴算命先生,請他特別替她看看項君今天這日辰被捕,有無什麼煞星,該不該祭禳?
    據算命的說,並沒有什麼煞星,就是有煞星,該當事先祭禳,事後就無法祭禳,所以有的算命卜卦先生說事後可以祭禳的,那都是騙錢的一套。
    但他又說,依今天的日辰看,不特有身受「縲絏」之事,文有「驛馬」之象;那就是說,項君被捕之後還被解去別的地方的。
    這一下又使項太太憂心仲仲了。她說,所謂「驛馬」,可否解釋為今天被捕不能返家之意?她滿心希望所謂驛馬就是這樣,但算命的說不能如此解釋,所謂驛馬,應該離開本地,而且需要離開一個時間,像由蘇州去上海,去南京,兩三天就回來,這不算為驛馬,但依項太太所知的情形想,項君做事在蘇州,舞弊也在蘇州,論理被捕之後,也應該交蘇州地方法院辦理的,是沒有理由解去別的地方,但事實上,那天下午得到消息,項君已被解到鎮江去了。
    後來才知道,項君為什麼設解到鎮江去呢?
    原來因為有一個共同舞弊的人,在鎮江被發覺另一舞弊案,因為那案與軍需有關連,暫由鎮江警備司令部軍法處審理,審訊結果,案中有案,把五個月前也和項君所舞弊的也連帶被揭發了。
    因為兩案有連帶關係,都與軍需有關,所以鎮江警備司令部就派人去蘇州把項君逮捕歸案。
    不久,項君被判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,發在鎮江監獄執行。
    項太太一聽見丈夫被判五年半,就趕到算命先生處請問他,說是他原只說項君有兩年半的牢獄之災,而現在事實上竟然判了五年半,這到底是何理由。
    算命的當然也說不出理由來,只說是依命理上看,項君今年難免有牢獄之災,而這災也只有二年六個月說會解脫的,至於將來有何變化,那就不是算命的所能明白了,這當然也是實在的情形。
    又有一件說不過的事,和項君共同舞弊的那位先生是姓陸,他和項君同樣也判五年六個月,陸太太聽見項太太說,項先生雖然被判五年半,但接算命的說,只要二年六個月就可脫災;只是她也將陸先生的八字請那位算命先生替他看,看是否和項先生也一樣只要坐二年半就可回來。
    事情卻是很奇怪,算命先生明知陸太太和項太太是朋友,也明知陸先生和項先生是同案,而且也同樣被判五年六個月的刑期,論事理,論法律,二人既是同時判罪,也應當是同時出獄的,但算命先君了陸君的八字之後,自己也莫明其妙地說:「這是一件我自己也不知如何說法的好了。論理論法,陸先生既與項先生同案同刑,就應同時出獄的;但依陸先生的八字看,他卻需要二年九個月才能還家,為什麼他竟會多關三個月,就莫名其妙了!」
    後來的事實呢,二年五個月的時候,適逢政府宣佈大赦令,他們都得減刑一半,於是項君減刑之後,已關足了刑期,不久果然還不滿二年六個月就出獄了,至於陸君呢,說也奇怪,他因為去年在牢堸悒[要求伙食改善,和獄中看守打架,把一位看守打傷,曾被法院加刑六個月,所以同樣滅刑一半,他卻要比項君多加三個月了。
    陸君出獄的時候,看看算命所批的自己命紙,想起去年和看守打架之事,真是又好笑又好氣!





歡迎光臨 Eternity 命理實證研究網 (http://eternity.why3s.net/) Powered by Discuz! 5.0.0